我想在北国的风雪里,喝一碗羊杂汤
2020-07-10

    

来源: 深夜谈吃作者: 杨燕妃我想在北国的风雪里,喝一碗羊杂汤

每要写吃吃喝喝那点事时,便会有众多要让人流口水的食物涌上来,要抉择写那些儿,的确为难了些。

十多年前,俺还是留守妇女,在家守着一份据说是全世界工资最低的职业不放。作为牛郎的大侠不得不一年回个一次家啥的。我们当然比不过牛郎织女那般非同凡响。但也的确是两地生活,不方便了许多。

而对大侠来说,家里除了有他牵念的孩子及织女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乡味。其中,最值得念想的即是羊杂。所谓羊杂,即是羊下水配土豆粉煮制而成。

吃动物下水的事儿,也许是汉人的权利。有的人说是因为我们过穷日子那会儿,没肉吃,只好吃下水。但我不这样认为。觉得要追问为什幺,只两个字:好味(这是南国语言,用北方话说是,好吃)。

在我的家乡,现在只要是农家,仍保留着入冬的第一场雪后,或者是小雪过后杀羊的习惯。农人家,辛苦一年,入冬后天寒地冻,猫在自家的热炕头上,小炒一点羊肉,熬煮一碗羊杂,陪饭佐酒皆相宜。羊是自家养了一个夏季的羊羔。特意请会宰杀的师傅宰杀并处理好了,一冬的肉便不用再发愁了。

羊杂便是宰羊这一天要请师傅吃的。外加一个羊脖子肉给师傅带走。

妈妈今天便是最忙的,小孩子们则是跑进跑出添点乱,偶尔也会帮点小忙。当然重头戏还是在吃上。中午一碗盖帽儿羊杂端至眼前,热气腾腾腾,红油羊杂白粉条相得益彰,能不流口水吗?

吃羊杂,重在下水洗得乾净,羊肚,一截儿羊肠(羊小肠作为商品卖出去,可能是製药佳品)洗乾净,没膻味儿,也是需要一定技巧。

北方大多是绵羊肉,且多为羔羊,膻味儿自然是小。再加上恰当的烹饪方法。羊杂闻起来香,吃起来够味儿。鑒于此,羊杂渐渐成了一种地方美食。羊杂可当肉食来解馋儿,也可以作为肉菜配主食,更可以作为小吃食儿,久在外的游子解馋的佳品,上班族下班后的小吃,饿了解饿的首选食物。

一年,春节前大雪封路,正颠簸在路途中的大侠,为了不困于途中,选择了坐大巴回家。短短三个小时的车程走了一天。至傍晚时分才赶至县城。县城间已是一派过年的新气象了。到处灯火相耀,中国红的对联彩灯,漂亮的窗花纸已经佔领了一整个县城了。

大侠下车后,对着银装素裹中露出的点点红色,一时找不到南北,同行的伙伴下车后并不言语,看大侠在发懵,便提醒说:先来一碗羊杂暖暖身子如何。

羊杂两个字立刻激起这个男人心中的故乡情。他头也不回的往家的方向开步走,说回家吃去,坐了一天车,屁股此刻不想沾别人家的凳子。

当晚,大侠并没有吃到羊杂。在雪花儿优雅无声的下落中,推开了自家的门,他的妻子正在灯下看着身着南国棉衣挟带北国寒气的他走进家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