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裕华蔡清徽从古典与现代教堂 领人与神相遇
2020-07-24

    

「如果说,看圣经要多一点默想,『看教堂』也需要多一点的默想,就能透过教堂与神相遇!」台北信友堂长老、三大联合建筑师事务所合伙建筑师王裕华和妻子、任职于台北101大楼事业处总经理蔡清徽,曾应教会之邀开一门与建筑有关的主日学课程,他们结合信仰和建筑等跨领域专业,述说在神圣空间中与神相遇的经验。

没想到上完课后,吸引爆满的学员与热烈迴响,因此夫妻俩集结成书:《遇见世界十大教堂》,希望能抛砖引玉,最重要的是能从教堂看见背后那位创造宇宙万物及爱我们的神。王裕华蔡清徽从古典与现代教堂 领人与神相遇

圣苏菲亚大教堂

神圣空间 仔细品味
他们夫妻于十二月1日应邀在中华福音神学院分享。王裕华表示,一般出国旅游,常因行程排得满满,不论是到美术馆或是教堂,可能匆匆进去就出来,连坐下来都没有时间。他们希望大家看教堂不只是走马看花看热闹,或是带有另外的眼光,认为这些美丽的教堂都是花很多金钱盖起来,而是能「仔细品味」。

蔡清徽表示,任何艺术家透过教堂传递讯息,不是让人觉得「漂不漂亮」或是「喜不喜欢」,甚至他跟先生在参观圣彼得大教堂时,旁边竟有人说:「这不过是一间庙吗!?」或因为看太多了,有人还有点无奈地说:「又是一栋教堂」。他们之所以出书,也是使命感驱使,希望引领大家去到教堂的时候,能被教堂带来的讯息震慑住,并在这神圣的空间「与神相遇」。

王裕华说,因着上帝的恩典让他们写这本书,也跳脱商业导向,能在每栋教堂介绍的第一页放一段旧约经文,最后一页的属灵看见放一段新约经文,让人不知不觉就能看见圣经的话语。

书中选出五栋古典教堂(圣苏菲亚大教堂、西敏寺、圣母院、圣彼得大教堂、圣家堂)和五栋现代教堂(拉特瑞修道院&廊香教堂、空军官校卡达小教堂、水晶教堂、「风、光、水」教堂三部曲、千禧年教堂),从教会历史的地位架构谈「如何欣赏教堂建筑」。蔡清徽说,先从圣经出埃及记提到的会幕长宽比和材质规格,以及所罗门王圣殿,来探讨教堂崇拜建筑的原型,将圣经中有关宗教建筑的记载做归纳探讨及分析。另外是立基于「西方建筑的大传统」,每当有建筑师被委託盖大教堂时,一定会去看圣经,「圣经」是这些历代建筑师参考的资料,所以教堂不论是色彩或比例、精神都受圣经影响。

她提到,建筑师对建筑风格形态(方形、圆形或八角形)的抉择,牵涉背后对教义的诠释;教堂是为礼仪或教育功能,或是为预表启示都有其目的。而教堂空间解码及符号学,如圣经中的40、7等数字符号,背后有其特别表达的讯息,帮助我们要去解码教堂建筑空间的记载与目的。

用眼、耳和心去看教堂
蔡清徽说,透过「眼睛」去看(学习历史背景、建筑目的与动机)、「耳朵」去听(圣灵透过经文、艺术与崇拜带给观者感召及启示)和用「心」去内化(诠释与回应),她深信教堂建筑的目的是塑造一个「连结人和神之间的桥梁」,提供人和群体融合的场所,使神人相遇并感受到上帝的临在。

谈到教堂建筑语彙的意义,古典教堂方位一定座东朝西,或座西朝东,顺着耶路撒冷古城东门位置;若在一个地标设尖矛塔,就代表这个地方被佔领,这也是为何在苏菲亚大教堂被穆斯林佔领时,就在四面建清真寺塔楼。钟塔象徵崇高性,过去每栋教堂兴建都成为「当代属灵至高点」。

中殿的属灵意义代表「船」,代表挪亚方舟得救,而教堂如同属世中的船,带领许多人航向未来直到主来。教堂平面为中央核心型或长型与否,希腊十架平面抑或拉丁十架平面,成为东西方教会何者势力兴起之指标。王裕华蔡清徽从古典与现代教堂 领人与神相遇

美国空军官校卡达小教堂

古典、现代教堂:诗与散文
每一栋古典教堂都在寻找「光」,人与光的距离也诠释人与神的亲切感,光若是从上面照下来,会让人感动造物主的伟大;若光是从旁投射进来,又如同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承载启示、满载艺术瑰宝的古典大教堂,倾倒才华集结资源,无非为了创造一个可以匹配造物主的作品。

蔡清徽表示,如果说古典大教堂像「诗」,涵养深度够,现代教堂则像是「散文」,比较感性浪漫。现代教堂趋向小品创作,架构灵活,反映周期短的时代新趋势。现代教堂的兴建门槛低,业主可能是平信徒;现代教堂功能重于预表符号,也是每个建筑师最爱的设计题目,如从柯比意到安藤忠雄皆然。

蔡清徽指出,越来越多教堂因被视为文化遗产保护而关闭参观,譬如风教堂已暂时关闭,圣母院祭坛后半部也关闭,有些教堂甚至要先领号码牌,因此鼓励弟兄姊妹若有机会就去看一看,多一点默想,透过教堂与神相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