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那种「我做了之后,大家突然注意到它原来存在」的东西──
2020-07-10

    

我想做那种「我做了之后,大家突然注意到它原来存在」的东西──

藉由书籍说明「心理谘商」到底在做什幺、花时间和谘商师谈话究竟有什幺用处,甚至提供一些思考及观察方式,让读者在日常生活当中可以察觉某些情绪问题,虽然没去找谘商师也可以自己反思及处理⋯⋯身为心理谘商师,周慕姿这些想要经由出版达成的目的都容易理解、不难想像,但她2017年出版《情绪勒索》后,许多读者可能吃了一惊。

「情绪勒索」一词并非周慕姿首创,但这种情感压迫在东方社会以一种理所当然的方式存在已久,大多数人都对此习以为常,直到周慕姿精準提及,大家才赫然发现:它就在那里。

在2018年新作《关係黑洞》中,周慕姿除了指出如何在关係当中辨识问题,也进一步提出修补的方法。

很多人会一直拖到心理或情绪引发的症状都比较严重了,才会想到要找心理谘商师试试看。但事实上,谘商就像做Spa,鬆的是心理的筋骨,顺了,生活中哪里卡住了,都可以和谘商师谈谈,顺了,就能继续走。

情绪上的「被勒索者」在一段关係里过得痛苦,但「勒索者」也不见得开心──事实上,这些紧绷的关係常是因为僵化的价值观及讨爱的不安全感。无论身处关係的哪一方,正视这样互动当中带来的无形伤痛,正是修复关係的第一步。

有人认为周慕姿的说法会加剧关係当中双方的对立,例如鼓动孩子反抗父母;不过周慕姿说明,正视闗係当中的问题,才能建立界线,一来避免彼此继续伤害,二来可以重新相互尊重。这并非鼓励对立,相反的,这才能修补关係。

在《关係黑洞》中,周慕姿进一步分析关係紧张的原因,其中有部分来自成因不同的不安全感,而没有家族、血缘等等历史脉络,相对单纯的爱情关係,正是观察、映照,甚或放大这类不安全感的照妖镜。

除了心理谘商专业,周慕姿还是个乐团的主唱。她从大学时代开始着迷于哥德摇滚的叙事模式,一种在巨大世界当中的独自悲凉。她为自己的乐团写词、为读者写作,以及为每回耐心聆听的谘商过程,其实有共通的价值核心。

相较于自己协助的案例,周慕姿认为母亲对她的信任及给予的空间,让她对于人生目标的选择有更多自我的想法,同时也更明白负责任的重要;而这样的成长过程、体悟与互动,其实也是解决情绪勒索、填补关係黑洞的最佳实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