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2020-07-24

    

文章转自网路,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这国从不缺热点事件,网路更是如此。近期,有关崔永元范冰冰的消息不断刷屏,「运动之势」如火如荼。这国也从不缺「运动」,更不缺「义和团」一般的「爱国者」,我们都见惯了至今依然活跃的反日反美反韩的新时代「义勇军」,作为被各种历史运动和现实运动洗刷彻底的我们,似乎已经没什麽能让我们觉得稀奇了。因此,对于崔範大戏,我也只是走马观花瞅瞅,并不想蹭热点说啥,再说这麽多年一开口说啥,马上就转世投胎,久而久之,奴婢身体甚是乏累啊。本来还有无数重要事情需要关注,比如老婆又忧郁了,孩子的纸尿裤又没了,某个律师朋友的律师老婆被脱衣羞辱了,某个艺术家朋友也面临强拆了,某个朋友在笼子里又病重了,娘西皮的疫苗也假,奶奶的物价又上窜了,爷爷的卖个鸡毛蒜皮的爷爷奶奶又被城管修理了......可身在泥塘中哪有不沾泥呢,自从被广大人民群众推举为「民族魂」、「民族英雄」、「大救星」、「感动中国人物」等等「神灵头衔」的小崔先生髮飙以来,我就经常收到美女头像的私信,连曾经自觉是「同道」者,也不时给我转来这「春天的喜讯」,不外乎「人民需要崔永元」之类。删了此类美女,又每天不断好几个类似的美女加友请求,无意中点开相册,又是对小崔的各种讚歌。也罢,居然逃不过这提线木偶般的舆论轰炸,就吐槽几句,打几瓢凉水泼泼,爱醒不醒,该咋咋滴。

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一瓢:从扼杀言论自由创作自由开始报私仇

「话语权力」是独立于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外的第四种重要权力,此权力是知识份子的价值依据。而要伸张独立的生命价值,就得在任何时候扞卫、行使这话语权力。在权力话语主导的时空,知识份子要检验自身存活的意义或参与历史进程的走向,就要不断争取话语权力,以期形成对权力话语的抗衡和对社会生活的影响。在法理意义上,话语或言论的「权力的影响」得靠「权利的自由」来保障。可以这麽说,只有言论自由,才能显现真正的话语权力,话语和社会,才会正常和公平,正义也才显示正义的本色和面貌。

如果没有真实的言论自由权利,那话语权力是失衡的,甚至扭曲的。简单说:就成了话语权力是靠权力话语操控和分配的,这与话语本身的价值大小无关。即:有重要价值的话语,往往没有多少权力影响力,能显示出权力影响力的,往往是与权力话语紧密相关的,或被权力话语审查收割过的。

因此,在极权社会,在媒体拥有众多粉丝的,不管承不承认,其自我审查或他者审查后被放大的影响力和话语价值是要打折扣的,作为稍微清醒的读者和观众,就得警惕各种大V通过体制权力平台输送的舆论水分、舆论导向,甚至舆论陷阱。更要警惕的是,其人通过话语权力扼杀话语权利。

小崔的话语权力、舆论影响力,得益于中央级喉舌推出的《实话实说》,实赉得益于权力的强力推广。认清此点,我们不难看出其成名走红的关键:1、权力搭台;2、此栏目同类对比的「新鲜」和「异样」;3、「人民」对「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语境的期待;4、难得表达了少量的「实情」、「实话」,在「无伤大雅」的前提下。另外,不得不承认其中还有小崔在观众前营造的那份「质朴」和「幽默」——可以说,其自身也有异于脸谱化的主持的一些言行魅力。这些,符合长期生活于新闻联播里的人们,对于「改革开放」的期待——即便认清「改革开放」的实质,出于习惯不经大脑的「恋父寄情」和对「自身力量」的长久怀疑,一个诡异的意识形态化的「道理」就有了「道德上的立足点」:有梦幻泡影总比没有梦幻泡影好。

话说回来,我跟小崔无交往也无私仇,他于我只是某一个考察对象而已。对于他随后的转基因话题,本诗人科学知识欠缺,不便多谈,直接跳到他举报范冰冰之事。

回到此事某个起点上:范冰冰主演冯小刚导演的《手机》,影射了崔永元,大意是「给其个人和家庭带来了负面的创伤或影响」,而《手机2》又大张旗鼓开拍,冰冰小姐故意或无意疏忽了「对号入座」的崔大主持人,为冯也好为自己作品也好站了台。

对此,我只能对小崔嗤之以鼻,以往「实话实说」我无所谓,因为本诗人十几年来几乎不看电视,偶尔看也只看下NBA和世界盃,或随意看下歌手选秀。那些草根歌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为成功名利煽情之余,或多或少影射着底层的不容易,为此有些歌比成名歌手唱得动情。

我有所谓的是:小崔这次毫不掩饰也毫不羞涩地充当了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的杀手,且那麽煽情地拿家人拿孩子拿自己的「委屈」来为自身的行为辩护。我想简单问:直接在剧中点你实名了吗?就算真是影射你,又怎麽了,犯法吗?文艺创作不许影射吗?不许提出问题吗?你这是为「整风运动」和「文革」招魂吗?《宪法》条款上的「言论自由权利」你别绕道走两步给我解释解释。请问:若穿越到1951,你是不是要充当批判《武训传》的带头者?

不管《手机》拍得如何,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小崔在法理上无法定罪《手机》。所以其只能绕道扯私情利用「舆论」来审判《手机》,也通过此话语起点,如他所说,这是「报私仇」,于是他开启了「打小报告」式、「告密」式的「复仇之旅」。

你问我:既然怒怼《手机》无正义可言,小崔有没有举报偷税漏税的权利?

我说:有啊,任何人都有。连朝阳区大妈也有举报「黄赌毒」和「不和谐人事」的权利。

你说:这难道不是正义之举?

我说:看第二瓢凉水。

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二瓢:真正的社会正义,关乎税收真相和公共福利

关于「正义」的理解,人们在「个体正义」上有各种争议,但在「社会正义」上,理解上应该大同小异。

例如小崔如他所说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尊严「报私仇」,对于其及家人来说,他的举报行为或许含有正义成分——实情是,他是在对言论自由创作自由表达自由等人身核心权利无知的情况下自认为的「伤害」,以此为理由开始他的对他人「游街示众」批斗式举报,于「个体正义」的「私」来说:此「正义」仍没有足以立足的道德上和法理上的坚硬支持。

而对于社会,此「举报偷税漏税」涉及到「社会正义」的所谓「正义之举」就是一种对「正义」的明显误读——对小崔的支持吹捧,大都是在「社会正义」範畴内。

那此涉及「社会正义」的「正义与否」的评判基点是啥?应该是且只能是:关于中国税收制度的真相和与税收相关的公共福利问题。在民主社会,这无啥争议:偷税漏税,侵害的是纳税人的福利,举报人是正义的,被举报人是违法犯罪。在极权社会,被举报人也是违法犯罪,但举报人若不涉及税收的核心问题「纳税人的人权保障和社会福利」与「税收制度是否合理」,就与「社会正义」无关。很显然,小崔仅是就逃税说逃税,且依靠他寄望的「体制正义」来实现其自以为的「报仇正义」,且依靠、利用「群众运动」来达成目的。因此,小崔及其拥趸无论打「个体正义」还是「社会正义」之旗,都是站不住脚的。

其一、当下中国的税收制度真相是:高税收低福利甚至无福利。个人或企业缴纳着排名全球前列的高昂苛捐杂税,享受的是排名全球末端的低人权低福利。无基本人权,无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养老不说,还要承当高额的教育、医疗、养老、衣食住行等等费用,且这些费用仍在急遽上涨。不仅如此,大量高额的不受监督和约束的政府建筑、运作、消费开支,对外援助和狂印钞票等等,都是在消耗、收割和稀释纳税人的钱。

其二、就算小崔举报的出发点是「善」的,其举报的过程和后果无关公共福利:明星们少掉的片酬和上缴国库的银两事实是只充实了国库或权贵之库,能有多少用之瓜民或屁民呢。

其三、寄託「体制的正义」,是危险和变态的。我们知道,所谓「新中国」后,体制就擅长利用群众揭群众,利用家人斗家人,体制坐收渔翁之利。小崔深谙此道,通过体制施捨和推波助澜的名声,成功演绎了一场检举揭发举报盛宴,并将舆论导向「体制正义」的寄望上。

三瓢:政治戏子和文艺戏子的对决:经济收割和仇富的背后

对「崔正义」泼凉水时,我不是为范冰冰逃税开脱。我仅是浅聊下对这场「崔範大戏」背后问题的看法。

在一个非正常体制和非市场经济社会中,可以说所有的经济活动皆带「原罪」。演艺圈问题重重,哪一个圈不是问题重重呢——每一圈都有范冰冰,而每一个圈,也都有崔永元。只是说,处于「权力边缘」的「小范小崔们」,很多还没有足够的话语权力站到舆论前台。能站到体制前台的,或多或少都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而只有靠近「权力中心」的政客或戏子,才能成为两极分化上头的权贵。

处于长期被收割中的瓜民,对富婆范冰冰们,都有一种仇富情节,而「懂政治」的崔永元,正是利用了此种情节,来达到了小崔们所要的目的和效果。一些仇富情节是包含理性的,仇「权钱交易」或「权色交易」或「权钱色交易」——那些钱,很多都是瓜民的血汗。但一些仇富情节没有理性可言,只要是有钱的,即便是文艺戏子离权力中心稍远,其恶远不及政客之恶,都同样仇视:如同当年对地主和商人的仇视,恨不得赶尽杀绝。

我想说,即便是属于经济权贵的范冰冰,即便她演绎的都是泡沫剧,也无必要也不该如某类网喷打着「正义大旗」对其用尽污言秽语口诛笔伐「不斗其成乞丐」誓不罢休的样子。

範的跌倒,或周薄王的跌倒,可以说是这麽多年来一大类民声胜利的集中体现。可一时期硝烟稍散,瓜民会发现,冰冰是层出不穷的,问题依然是一样的问题。

在泡沫经济破灭之中,我们看到小崔寄望的「正义之手」,正在花样百般地一茬又一茬地收割着大小韭菜们。

但是,深陷庐山中的很多韭菜瓜民,会在矮子里拔高,将山内胜利的一方当成改良庐山或走出庐山的寄託。其实,比范冰冰倒下问题严重的是:崔永元的雄起。

我不掩饰我对小崔的观感:政治戏子。从他举报之日起至今,他的举报手法和思想表达一直没有摆脱「包青天」语境,且还是此种语境的推手。比起文艺戏子,我当然更反感政治戏子,理由很简单:问题本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甚至会掩盖核心问题。

想起司空见惯的电视场景:一台极致奢华的舞台上,流行歌和红歌交叉唱响。转檯后:反腐败和打黑除恶的「正义号角」依然嘹亮。

四瓢:造神运动与改良幻觉

或许很多人会说:别对小崔要求这麽高,人性都有弱点。

我完全赞同此理。问题是:我没对小崔要求多高,而是你们已把小崔抬到「正义和理想的化身」高度。他作为普通人,他做什麽怎麽做都是他的自由,他不是我的员工,我也不是老闆,不会强求其以自家公司般的水準为水準,其也无任何必要搭理我的思想观。既然他都被造成「理想主义」和「公众之神」了,我当然得以「理想」和「某公众」的视角说说。

人无完人,人性善恶并存,还有各种私慾。正常社会,我们得承认、理解或宽容甚至通过法律保护人的欠缺和正当私慾。而一些吃瓜群众的「造神」之举,正是历史上延续已久的企图消灭人性私慾和不足的「纯洁运动」,而且都打着「人民的名义」。

看小崔表现他显然是以「正义代言人」自居和行事的,他也自满自足于瓜众的这份期待。对于论敌,他显然是不留情面和余地的,如对方舟子,如对冯小刚、刘震云和华姨等等。不说大量的「语言争锋」,仅看他发言时封自己猫其实是自封的「铲屎官」称谓,意思明了,被他揭发或批斗的,自然都是「屎」了,「过街老鼠」和「牛鬼蛇神」都没这麽烂臭。此种极致性的二元对立举报语境,和当年的红卫兵异曲同工。看一些挺崔者对质疑崔的人的语言亮剑,可看到当年的影子。还相同的是,小崔和红卫兵们,都高举着「国家正义」和同一个「神」。不同意?那请你好好读读他的「朝鲜之旅」「长征路」,要不也订购一件印有斯大林和列宁的「革命服装」穿穿,看看样子酷不酷。

有一点我的确不否认:对比体制内很多噤若寒蝉者,他对社会的关注显示出了他作为一名「公众」的一些「良知」,我暂且不深究这「良知」与其「主导思想」的複杂关係,也承认单就个案的影响看,影视圈的部分黑幕又一次被扯到了台前。不管小崔能否引导多少「国家正义」和「社会正义」的弘扬,对于其中一块黑幕的评判和深究,对于急切需要和正在争取多元话语的某类瓜民脑袋来说,显然小崔们已无法全然引导掌控。

「不管怎样,他曝光了影视圈黑幕」,一些瓜民,正是抓住了此造神之举的救命稻草:不管粪坑多臭,总有铲屎官——而作为精英,小崔能让社会减少腐败。

极权社会从不缺腐败,更不缺反腐败。体制会暂时「放养」范冰冰们,也会通过小崔们去动员「收割」。同样的大戏轮番上演,人们压抑的「宣泄口」和「希望」一直共存。

有人说:没有小崔,不需要小崔,体制照样在反腐败。

历史和现实回答我们:行动和喇叭一直是相互配合演绎的,即便是偷偷摸摸的行动,它离不了的是:大张旗鼓的意识形态宣传。思想的诱惑和整齐,才能保证行动和「正义」的持续。

五瓢:大戏的底色:红色理想

如同一台盛事奢华大戏:各种花枝招展的看似流行表演的舞台中心,总有压轴大戏:走进新时代。

在小崔声嘶力竭的揭黑斗黑之中,总有一件衣服推广:列宁和斯大林的「革命友谊」和「理想社会」。

我看到的危机不是「腐败」,而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撕开了零件裂缝的同时,又用意识形态的万能胶或沾得牢凝固了机器本身的大口子。

范冰冰,非权力核心,仅是作为权力的装裱或外延。

崔永元,亦非权力核心,也仅是作为权力的装裱或外延。

可后者扛着权力核心,以「正义之名」惩戒了得罪了他的前者。

话多不甜,关于此戏,最后想说的是:看戏可以,别入戏太深,何况戏票和看戏时抽的假烟、喝的劣质红酒及发霉瓜子里,也隐藏着高额税收。而你缴的这些税,依然不断成了某圈情妇们的美胸费,还成了你祖宗几代享受不了的一虎八奶梦或二奶八虎梦。

前几天无意读到诗友的一首诗,附后供瓜众消遣下:

○希特勒下了命令

元首,119事件又快到日子了

今年怎幺办?

找个化工厂,烧了

转移民众蠢货们的视线

元首,这招使过了啊!

那就找两辆火车

让它们相撞

元首,这招也使过了啊!

那,那就再炸塌一座桥!

反正事情要搞大

要「重磅」!

元首啊,这样做损失太大

也影响国家形象

我有一个妙计

不用一兵一卒!

请讲!

今年找个红得发紫的明星,要女的

给她製造绯闻:

「刚刚,重磅!」

保证民众把119忘了!

金重,2018.1.1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